从赌注经纪到自营交易

Chris Smith就欧洲赌注经纪产业发表了自己的看法,道出了他从赌注经纪转向用量化数据进行资产管理的缘由。

Categories: 初级, 所有体育赛事, 招聘

Related Articles

Related Jobs

2005年,我进入足球博彩世界,开始在谓语利兹的威廉希尔公司(William Hill,是欧洲最负盛名的博彩公司)工作。当时,公司正在竭力改善其在线业务,但与预期相比业绩仍不理想。我在威廉希尔公司工作了大约两年后,辞职跳到一个投注交易所。我在威廉希尔公司的最后一段日子里,他们正与工作人员协商改革计划。这包括更新其核心技术(上世纪80年代形成的)、转移部分员工到直布罗陀。不久后我离开公司到了伦敦,而威廉希尔公司,像他们所说的,成为了历史。

在过去的六年中,最大的改变似乎是欧洲的庄家已经在足球亚洲盘口市场的战略上处于领先地位。现场投注大幅增长并呈现主导态势,也给博彩业,尤其是落后、老式的街头博彩铺子,带来了显着的变化。虽然对亚洲模式的发展很大程度上是正确的,但这也催生了越来越多地应用自动化投注程序、缺乏能采取独特的策略去选取赔率的熟练交易员等问题。可以说,现今的庄家已经被精简成了销售机器。

这些年,我在英国博彩公司、英国投注交易所、足球数据提供商、亚洲经纪公司和博彩公司之间兜兜转转,最后回到英国的另一个家博彩公司,我有一个广泛的朋友圈,可以公开探讨彼此在传统英国博彩界的经历。就我个人和接触的朋友圈的经验而言,这些“老式的”庄家,大部分上是西欧的庄家,似乎对球队的表现缺少足够的定量和定性分析。

这是由于庄家越来越多地以产品为导向,只关注营销团队能成功推出并提供给的大众的产品。庄家永远只追逐零售量但却亏损,他们将很快放弃长线收益和聪明的赌客。我个人的感觉是,长远来讲,这并不是一个成功的策略,欧洲庄家们的管理议程中应该更看重赔率汇编才行。而当今的欧洲博彩公司根本不涉及什么真正的技能,在这样的公司任职更谈不上什么成就感。

2013年七月,我做出了离开博彩业的这一领域的决定,辞掉了上一份工作,开始进行自营交易。

许多上述投注的风险策略一点都谈不上前瞻性思维、动态、革命性、发展。赢钱的客户大多是赌注不超过20磅。但上瘾的赌徒手里有时攥着太多的赌资,也不怕亏钱,他们提高赌注,常常高达新客户的十倍,甚至是精明玩家的1000倍。这些赌客整天倚着博彩铺里的四台投注机器而立,对于英国老式的庄家来说,是最近最好的宣传了,但却掩盖了他们的核心盈利能力基本消亡这一事实。因此可以说,这些欧洲庄家的做法令整个行业沮丧。

2013年七月,我做出了离开博彩业的这一领域的决定,辞掉了上一份工作,开始进行自营交易。我决定使用数据,我希望以此获得显著利润,这才是博彩业的正确出路。我的工作基本上围绕着进攻和防御等级的分析,我觉得最好是考查最近的20场比赛的进球统计数据。根据平均值和标准差,我可以合理地对大多数球队的进攻和防守优势进行合理的推测。

诀窍就是要找到能退步和提高的球队。做到这一点得对进球进行分析。例如,本赛季乙级联赛中,主场进球一般平均10次左右,客场进球一般平均8次左右。在甲级联赛分别是12和10,冠军赛分别是14和12。很明显,乙级联赛的竞争更激烈。要找出哪个球队有提升空间,相对于进球和让球,我分析交锋情况。

现在,我需要对个人的球员的表现做更多的分析,目前有几个障碍,时间是其中之一。我知道许多团队已经开始这么做了。在什么时候投注球队的哪个提升,对此总是要有一个权衡取舍。因此,我很高兴与体博网上其他想要在博彩交易中盈利的同行们探讨切磋。

About Chris Smith

Chris Smith began his career working with William Hill in Leeds before moving to London to work for WBX, an online betting exchange. He also gained experience with Sportingbet, Samvo Sport Radar and Skybet, within a range on trading, operations and supervisory roles. In the summer of 2013 he took the decision to begin trading his own book and is successfully building his trading account.
No Thoughts on 从赌注经纪到自营交易

Leave A Comment